文学

苏子展诗作选

苏子展诗作选

温暖把日子灌上水,放在火上烧 把悲伤倒入海里,变成蓝色 让我遇上你,让所有有生命的事物 都得到爱 霜降下来了,厚厚的一层 遮住季节的疼 小草和花朵软下身子,为大地铺上一层毯

白云恋歌——文/平桥区  朱跃杰

白云恋歌——文/平桥区  朱跃杰

天空织起美丽的锦毯 映忖着洁白无垠的晶莹丝线 海空浮起水墨浸染 洗涤变化莫测的神奇图案 清风托起秀美的白纱 舒展你那缥缈的温柔情感 长空如练,一双雄鹰在展翅翱翔 草原似

初冬的故乡——文/光山县  邹相

初冬的故乡——文/光山县  邹相

我的故乡在豫南 那里山林茂密 那里空气清新 那里阳光灿烂 光山,光山 是我响当当的名片 初冬的故乡 山风阵阵,青黄相间 是最动人的画卷 村头的牛羊 时而“咩咩”,时而“哞哞”

没有月亮的夜晚(外一首)——文/浉河区  陈爱琴

没有月亮的夜晚(外一首)——文/浉河区  陈爱琴

没有月亮的夜晚 我把自己淹没在黑暗里 静静思念 没有月亮的夜晚 我把自己包裹在寂寞里 任孤独纠缠 没有月亮的夜晚 我任自己的思绪飞扬 好让芳香装饰的记忆 从身上的每个

秋心辞(散文诗)——文/平桥区  肖忠兰

秋心辞(散文诗)——文/平桥区  肖忠兰

雁阵,秋的仪式感晴鹤排云。呷一片残霞,饮醉秋心,诗意在碧空肆流。蓝色,用纯净描写大海。秋高更容易把目光向远处推进。 白露为霜。枫叶,红艳的肌肤已打下一层薄薄的粉底。性感的

浅秋听雨——文/信阳宾馆  湾萍

浅秋听雨——文/信阳宾馆  湾萍

浅秋包裹着末伏 走完炙烤的夏季 太阳累了 躲在云雾深处歇脚 雨,来得及时 还是风等不及 浅秋 池水渐凉寒蝉唱稀 声嘶凄切远离枝头 池塘的莲 翠减红消瘦影低眉 在烟雨中 静静

菊花赞(外一首)——文/市一高  范太国

菊花赞(外一首)——文/市一高  范太国

别的花朵的冰点 是菊花的沸点 别的花朵的寒霜 是菊花的蜜糖 被季节冷漠放逐 却不会在薄凉中沉沦 对外部条件要求得极低 从一派萧瑟中提炼出自信 冷冷的秋风为你助燃

醉秋——文/平桥区  张英

醉秋——文/平桥区  张英

当岁月收藏了记忆, 当秋风撩起了时光, 转眼,又要别秋, 走过一季红枫摇曳的深秋, 点捻秋意熏然, 看秋风旖旎,, 那郊外的秋草, 已经染上金黄, 那秋溪的水, 收集着落叶, 濯洗明亮。 氤氲一

岁末留白——文/市工商行  张慧萍

岁末留白——文/市工商行  张慧萍

昨天和今天 只隔着一屏的距离 岁月是聚不拢的水滴 新生的银发 拉直最长情的告白 和装帧好的寒江雪一同 渲染我的诗句 时光叠起影子 将她藏在黄雀的背后 这个千年的花妖 贪

风和草的诉说(组诗)——文/平桥区  朱跃杰

风和草的诉说(组诗)——文/平桥区  朱跃杰

风轻轻牵着善舞的长袖 温柔抚摸着俊美的容颜 慢慢摇起金色的落叶 静静敲打无檐的窗帘 风,你轻轻吹 吹醒日月星辰 吹醉秀美山川 吹红四季花开 吹绿牧场田间 风,你轻轻吹 轻

又到冬天——南湖作家沙龙首期同题诗展

又到冬天——南湖作家沙龙首期同题诗展

本刊特邀主持温青沙龙主持人简介:温青,息县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信阳市作协副主席,信阳市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,信阳市诗歌学会、诗歌创研会副会长,信阳市朗诵协会秘书长著有《

爷爷言行显家风

爷爷言行显家风

他是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革命,是担任过近40年村支书、村主任的老干部,是拥有62年党龄的老党员......他叫曾宪榔,是我的爷爷。爷爷一生为国为家操劳不已,对子女也从未刻意教育培养过,但他的品行却如春雨滋养着麦田,润物无

鸡公山补记——文/光山县  陈茂声

鸡公山补记——文/光山县  陈茂声

二十世纪末,暑期得闲,随单位同事去鸡公山,或许因惰性,虽有感却未能发,鸡公山的地理地貌、名胜古迹也就成了过眼烟云,几乎没留下影子。近来,连读几篇关于鸡公山的文章,撩开我尘封许

西藏游记之纳木错——文/淮滨县  王兰蓉

西藏游记之纳木错——文/淮滨县  王兰蓉

八月二十三日,灰蒙蒙的天边刚出现晨曦,我伴随着着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,踏上了去拉木错的旅程。汽车沿着青藏公路向西北方向奔驰,一路上有好长一段是和青藏铁路并行。我们看见火车

西藏游记之林芝——文/淮滨县  王兰蓉

西藏游记之林芝——文/淮滨县  王兰蓉

林芝美景在我眼里,更值得一提的是林荫道、巨柏,这跟我自幼特别喜欢树有关。说出来你可不能笑话我啊!我不能看人砍树,特别是那些还没成才的小树,看到了就难过的泪光闪闪。对树如我

官渡河的春天——文/光山县  王刚

官渡河的春天——文/光山县  王刚

一在豫南大地靠南端的光山县,城南有一条历史记忆的河。在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以前,这条河距离光山县城是有一段距离的,大约有三、四里的路程,是漂荡在城外的一条毫无羁绊的野河,

留梦河谷梦长留——文/固始县  李成猛

留梦河谷梦长留——文/固始县  李成猛

童年的梦温馨甜蜜,可似隔了千山和万水;中年梦无多,偶尔勉强拼凑成情节的轮廓,倏忽又无端碎成残梦片片,真是“忽魂悸以魄动,恍惊起而长嗟,惟觉时之枕席”。 为了寻梦,国庆节期间,暂别

又见西河——文/商城  吴孔梅

又见西河——文/商城  吴孔梅

西河,在我心中是一处静地。 五年前,第一次去西河的时候,正置心情非常低落之时,逛西河,也只是想排遣内心的不快和落寞。离开县城,只见高高的山峦,被雨后的云雾缠绕,宛如仙女的裙袂,在

热被窝(小小说)——文/商城县  李鸿

热被窝(小小说)——文/商城县  李鸿

老W带上房门下楼时,老伴儿刚上床钻进被窝。她一脸无奈,若有所失——今儿晚上,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焐热这冰冷似铁的被窝。 无可奈何的她,裹紧了被子,关了灯,开了收音机

拎包风波(小小说)——文/平桥区  陈惊鸽

拎包风波(小小说)——文/平桥区  陈惊鸽

女孩子哪有不喜欢包的?荣昊经常送给小雅各式各样的包,还主动地将小雅的包抢过去,帮她拎着。小雅穿着高跟鞋兴冲冲地在前面走,荣昊拎着包屁颠颠地跟在后面跟,让小雅感到极度的满足

吃瓜时代(短篇小说)——文/淮滨县  张银洲

吃瓜时代(短篇小说)——文/淮滨县  张银洲

那时候,有个新鲜的词儿,叫做“瓜菜代”。也就是说,主粮不够吃,要用瓜和蔬菜来代替。生产队喜欢种瓜,种瓜当然得瓜。种瓜不仅产量高,还能拿过来就吃,不必做二次或三次加工。晚上收工

圣诞前夜(小小说)——文/潢川县  张柯

圣诞前夜(小小说)——文/潢川县  张柯

圣诞节前夜,小城并没像以往那般有节日气氛,天气不算太冷,街上的霓虹闪烁,散步逛街的人不少。 在一位置颇为幽静的沿河小区门口,有家小超市,规模很小,物品陈列也不多,似乎生意并不太

三娘(小小说)——文/商城县  余秀琦

三娘(小小说)——文/商城县  余秀琦

前言死是容易的。心一狠,眼一闭,一口薄材,黄土一堆。人啊,就像那地里的庄稼,一茬茬地生,一茬茬地死。而活,最是艰难。(一)好人的结局三娘死了。自溺在自家门口的池塘里,一个围子的人都

醉鬼(小小说)——文/潢川县  涂保学

醉鬼(小小说)——文/潢川县  涂保学

四十八岁的李聚财,经过千般努力终于坐上了滨城县县长的宝座,前呼后拥,好一派春风得意,应酬完一天的工作,酩酊大醉回到了家中。 贤惠的县长夫人,麻利的为李县长递上了热毛巾,奉上了

精准扶贫(小小说)——文/商城县  刘君喜

精准扶贫(小小说)——文/商城县  刘君喜

没有国,就没有家,鱼儿离不开水,万物生长靠太阳。 刘守福,商城县丰集镇青山村东庄组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十多年前在杭州务工,妻子在家照顾公婆和三个孩子,小日过得红红火火。 天有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