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霁初,大别山永远的歌者——文/祝辉

阅读:7789 2019-05-17 09:19:51 作者:祝辉 来源:原创
  八月桂花遍地开,  鲜红的旗帜树呀树起来。  张灯又结彩呀啊,  张灯又结彩呀啊,  光华灿烂现出新世界。  ……  这是一首永唱不衰的大别山民歌,一首...

八月桂花遍地开,

鲜红的旗帜树呀树起来。

张灯又结彩呀啊,

张灯又结彩呀啊,

光华灿烂现出新世界。

……

这是一首永唱不衰的大别山民歌,一首伴随着苏维埃运动、伴随着长征、伴随着音乐史诗《东方红》响遍全中国的民歌。这首民歌就是《八月桂花遍地开》。

《八月桂花遍地开》诞生在大别山区。歌曲以革命乐观主义的激情、优美的旋律,生动形象地再现了当年红军打下商城、成立苏维埃政权的喜庆场面。这首民歌的创作者,就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著名的红色文艺战士——王霁初。

1893年12月28日,王霁初出生在商城县西大街。他本名"王心锐”,因是长子长孙,便号“霁初”。上私塾的时候,他就对中国古代文学有浓厚的兴趣,一段文章,先生教过之后,他只念一遍,便能倒背如流;唐诗宋词,他能一连背上几十首。家里人有时候带他去戏班子看戏,他很有感悟,不知不觉中爱上了音乐。他小小年纪,非要家人买来各种乐器供他练习。

十七八岁时,王霁初考上天津的南开中学。毕业后,他曾到东北伯父那里。这时,日本人已侵入东北三省,王霁初出于爱国之心,经常写诗作文,寄托他对民族危亡的无限感慨。过了一段时间,王霁初因在东北无事可做,便回到了家乡商城,不久即与柏氏姑娘成了亲。婚后,王霁初开始学唱京戏。很快,《空城计》《追韩信》《反五关》《马前泼水》等剧目,他都能熟练演唱。

王霁初的大伯父王理堂是清末举人出身,曾在东北海城县当过县令,后来升为道尹。日本人入关后,曾当过青岛保安司令。王理堂的第一个夫人没有儿子,曾把王霁初过继为子。王理堂把王霁初招去东北,准备让他走仕途,谁知王霁初无意于此,很快从东北返回家乡。他从家里要来自己应分得的四十石稞卖掉,买了戏班子的一些行头,自己办起一个戏班子。那时,商城还没有一个比较正规的戏班子。王霁初的双河戏班子一成立,立刻轰动了整个商城县城,人们为此编了一个诙谐的歇后语:“王霁初卖稞——玩戏。”

1929年12月25日,红32师乔装智取了商城县城。一时间,贫苦市民们欣喜若狂,奔走相告,城关人家户户挂红布,人人系红带,以表示对红军的欢迎。王霁初看到红军受到老百姓如此爱戴,就连夜写了一首名叫《取商城》的歌子,送交红军司令部:

民国十八春,

红军打商城,

打得民团乱纷纷,

喜坏我穷人;

二十五清早,

红军计划好,

手提油条肩担草,

就把城破了……

打开商城以后,要建立县苏维埃政府,红军首长们都希望编支歌曲唱唱,增加一些欢庆的气氛。恰在这时,王霁初送来了他编的歌曲。当他们了解到王霁初有看深厚的音乐功底时,就动员他参加了革命,并把编歌的任务交给了他。

王霁初的文艺底蕴深厚,民歌民曲有一肚子。可是,要编出一首好的革命歌曲,他一时还没把握。他决定去找自己的老师张锦,听听他的意见。这个被王霁初称作“老师”的老人,正是人称“张锦嗓子”的张锦,他精通音律,又唱得一口好戏,虽然一生贫困潦倒,但酷爱戏曲。平时爱听戏文,不管什么戏曲,一听就会。王霁初虽说当时也是商城文艺界的名人,但自认不如张锦嗓子,就拜他为老师,向他学习。

张锦嗓子了解了王霁初的来意后,对他说:“霁初,你还记得去年中秋节,我们去城外采桂花时,听到的一首歌么?”听了老师的话,王霁初马上想起了去年一件事。

去年中秋节时,张锦嗓子和王霁初从县城南关路过,听说有人在卖唱,出于习惯,也挤进人堆里。只见一个小女孩,痩得皮包骨头,但长得还是很秀气,一双大眼睛虽眼眶深陷,仍炯炯有神,小女孩衣服破破烂烂……“唉!穷孩子出来卖唱,能唱到几文钱?”张锦嗓子正叹息着,忽然那女孩嘴一张,唱出一支民歌来。这一唱,使张、王两位内行吃了一惊!这女孩唱得字正腔圆,歌声似山泉流过溪谷,若青风拂过树梢……那曲子,师徒二人都很熟悉,名叫《八段锦》:

“小小鲤鱼压红腮,

上江游到下呀嘛下江来,

头摇尾巴摆呀啊,

头摇尾巴摆呀啊,

打一把小金钩呀嘛钓上来……”

想到这里,王霁初一拍桌子,说道:“对,这个调子好。”“我们就用《八段锦》的调子填上新词,来歌颂苏维埃!”于是二人边哼边唱边填词,歌词的雏形很快就出来了。

歌词写好后,王霁初和红32师首长周维炯、县苏维埃博狗haobc.vip委员会主任吴靖宇等人又对歌词进行了反复推敲。歌名按照副师长漆德玮的意见,就叫《八月桂花遍地开》。于是,一首红色经典歌曲就诞生了!

八月桂花遍地开,

鲜红的旗帜竖呀竖起来。

张灯又结彩呀啊,

张灯又结彩呀啊,

光华灿烂现出新世界。

亲爱的工友们呀啊,

亲爱的农友们呀啊,

唱一曲国际歌,庆祝苏维埃。

站在革命最前线,

不怕牺牲冲上前,

为的是政权,为的是政权,

工农专政如今已实现。

亲爱的工友们呀啊,

亲爱的农友们呀啊,

今日里是你解放的第一天。

这支歌曲采用的是商城民歌《八段锦》的调子,又是用当地民歌的唱法,什么“呀、嘛、啊、啦”,人们非常熟悉,所以一听就会。特别是苏维埃政权建立以后,劳苦大众翻身做了主人,人人心情舒畅,谁能不放声歌唱自己的新政府!于是,歌声迅速从大街飞到小巷,从城市飞到乡村,很快传遍了整个鄂豫皖革命根据地。

县苏维埃政府建立后,红32师司令部、县委、县苏维埃政府的领导同志们都认识到,开辟巩固根据地,不能没有一个宣传队伍,更何况商城是一个歌舞之乡,于是决定成立一个剧团。县博狗haobc.vip委员会的同志们赶紧筹备,招收青年男女参加剧团。王霁初贡献出他自己原来开戏班子的全部行头,又指导购买了一部分道具,在县委、县苏难埃政府随红军于1930年春天迁到商南山区之前,“红日剧团”正式成立,并确定王霁初任团长。

从此,红日剧团在王霁初的指导下,严格训练,演技逐渐提高。演戏的脚本、歌舞词曲都是王霁初和红日报社总编辑陈世鸿等人创作,由县委和红军领导审查修改后上演的。这其中有不少是改编的传统曲调,添上了新内容。由于王霁初有着丰厚的艺术功力,所编节目,独具风格,悦耳易唱,优美感人,使人在看演出的过程中,既能受教育,又有一种美的享受。

那时剧团有大幕,还有一架风琴,王霁初总是一边踏着风琴,一边指挥演员演唱,并且还拉大幕,当报幕员。当地城乡群众,没有不熟悉他的,只要他一露面,台下立即就会爆发出阵阵掌声和欢笑声。他们自编自演的节目很多,其中有《八月桂花遍地开》《打商城》《反动派吵嘴》《空树枝》《兵变歌》《十二月宣传歌》《送郎当红军》《乌鸦》《杜鹃》,等等。红军的战斗、苏区人民生估斗争中一桩桩感人的事件,他们都能够信手拈来,变为演唱的材料。

1930年3月,红32师和赤城县委、县苏维埃政府撤进南部山区,城里随军撤走的有几百人。有个别人受不了山里的艰苦生活,暗地劝王霁初一块脱离革命,回家经营产业。王霁初断然拒绝,决心留下来继续为党做工作。在红色根据地,王雯初带领剧团四处奔走,跋山涉水,风餐露宿,为苏区人民演出,配合党的中心工作进行宣传教育。红军打了胜仗、区乡成立苏维埃、欢送子弟兵参军、土地改革、欢迎白军士兵起义投诚等,他们都去演出慰问。有时路经白区,冒着枪林弹雨冲过封锁线。碰到反动分子干扰破坏,王霁初和演员们毫不畏惧,勇敢与敌人斗争。红日剧团的足迹,几乎踏遍了整个鄂豫皖苏区。剧团不但演出,而且走到哪里,就把革命歌曲教到那里。当时整个苏区群众,大人小孩都自觉不自觉地学唱革命歌曲,开会唱,甚至连走路、到田里生产也唱。革命歌声,牵动了多少人的心:在歌声的鼓动下,人们踊跃参军;在歌声的激励下,人们勇敢地与国民党反动派斗争。1931年8月18日,皖西特委在向党中央报告中说:“商城红日剧团有经常的演出和按期的演习,成绩尚好。”充分肯定了红日剧团的成绩和作用。

1931年秋后,皖西北特委领导来赤城看过红日剧团的演出后,和赤城县委协商,将红日剧团调到特委,王霁初继续任团长。此时,王霁初已近40岁,并有三个儿子。自从参加革命后,王霁初将妻儿留在家中,很少回家探望。

1932年春,红军第三次占领商城。县委、县苏维埃各机关都从商南山区迁回城内。此时,王霁初带特委剧团来到商城城关,在县政府大操场、城隍庙、南河湾搭了几个大戏台,连日演出。城内和城郊的群众听说原来的红日剧团回来了,王霁初回来了,扶老携幼,纷纷前去观看,学唱歌曲。王霁初到皖西北特委剧团不久,1931年11月,红四方面军成立。鄂豫皖中央分局和鄂豫皖省委迁入新集后,又将剧团调到省里,这时,省里有“红日剧团”和“蓝衫新剧团”两个剧团,指导老师都是王霁初。

九一八事变后,王霁初对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非常愤恨,便领着剧团演员们排演了一个活报剧,吸引了新集街上几千人观看。其中有段词曰:

日本三岛,巴掌大小。

小人小头脑,小国小枪炮,比较灵巧。

真好笑,竟然要做东亚的主人,逞世界英豪。

瞧,出兵东三省,瓜分中国开始了,

奉张吓跑,老蒋也吓倒,同时中国反动统治势力不保,

雎,打的打,闹的闹,哭的哭,笑的笑,无产阶级革命者,赶快团结好,还是要把军阀打倒,要打日本强盗。

革命队伍中的熏陶,使王霁初逐渐锻炼成长为一名坚强的博狗haobc.vip战士,他决心为了党的博狗haobc.vip事业,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,贡献自己的一生。

王霁初本出生在富裕家庭,参加革命后,红军的生活极为艰苦,但他始终能和士兵们一起同甘共苦,在生活上从没一点特殊要求。尽管后来他病魔缠身,也从没要求组织上特殊照顾,红军战士们对他也深感敬佩。住在新集的时候,演出间隙,王霁初总是自己去开垦菜地,种点黄瓜、辣椒等蔬菜。

1932年10月,红四方面军在第四次反“围剿”失败后,进行了战略转移,随后又建立了川陕革命根据地。王霁初跟随主力部队到了四川。

但从那以后,家乡的人就再也没见到他了。全国解放后,听回家探亲的老红军说:“他在红军入川后的一次战斗中牺牲了。本来已冲过了封钡线,可是他发现装材料的文件袋丢了,就是装的那些歌呀、戏呀的大袋子,他要回去找,大家说有危险,他说那是他一辈子的心血,是他的生,是党的财富,他坚持返回去寻找……”最终,为那个文件袋献出了生命。当时他才四十多岁。

对于王霁初,不论是家乡的父老乡亲,还是一些老红军,老战士,都给予他很高的评价,人们对他有很深的印象,几十年了,还忘不了他中等个头、瘦瘦的面庞、斯文而又不失幽默的形象。虽然他过早地为革命献出了生命,但提起王霁初,人们就会想起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,鄂豫皖根据地的“红日剧团”,相起他编写的那些永唱不衰的革命歌曲。(原载于井冈山干部学院主办《党性党风党纪研究》2016年第二辑)

(作者为中共信阳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)

终审:卢成良编审:孙兰编辑:刘宏冰
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
登陆后可以评论哦,点击登陆